当前位置:首页 > 影音课堂 > 精彩视频

《地理中国》汉水汉中 通·途

发布时间:2016-08-30 23:20:00 阅读次数:


第四集  通·途

深秋时节,南下的冷空气不止一次地越过秦岭,将山川浸染得五颜六色。汉中大地,显露出一年中最绚烂的姿容。

(磨刀、背筐)这天,年过古稀的张老汉准备进一趟山。他要前往的是几里外的深山,那里生长着珍贵的草药。

(林间行进)张老汉所走的,是被当地人叫做药道的小路。这里人迹罕至,灌木丛生,一些地方还充满危险。(挥刀行进)

张老汉画外音:前面的路不好走,危险的很。

不知什么年代,人们在陡峭的崖壁上雕琢出一排石窝用于穿行,这样的小径被人们叫做手扒崖。

(张老汉穿行手扒崖)在秦巴山地,这样的小径密布山中。与不远处现代化的公路相比,它们显得荒僻而寂寞。然而这些印刻着先人足迹的小径,见证着千百年来,秦巴山地天堑变通途的宏伟历史画卷。

(一)

相传两千多年前的一天,秦国惠文王打猎时,巧遇蜀王。秦王将装有黄金的器物赠给蜀王,蜀王随即回赠了礼物。然而其后秦王打开蜀王的礼物,发现其中装的竟是泥土。秦王大怒,即刻发兵攻打蜀国。

梁中效(陕西理工大学教授):这只是一个传说,实际的情况是,秦国是新崛起的大国,为了与诸侯争霸,它需要大量资源。蜀国当时虽是个弱国,但粮食物产非常丰富,所以秦国动了吞并蜀国的念头。

然而,秦与蜀之间,山高水急,道路艰险,这让征伐大军很难逾越。

刘清河(陕西理工大学教授):传说中呢,秦王用了一计,他知道蜀王很贪婪,便造了一头巨大的石牛送给蜀王。事先呢,秦王让人在石牛肚子里藏了金子,假冒石牛能排泄黄金。蜀王果然中计,他高兴地派了五位大力士凿山开道,迎接神牛。没想到路修好了,迎来的却是秦国的征讨大军。

石牛粪金、五丁开道虽然只是传说,但公元前314年,秦国大军逢山开道、遇水搭桥,攻占了古蜀国却是史实。自此,秦国将富足的蜀地据为己有,为日后争霸积聚起雄厚的实力。

秦国伐蜀的道路,就是闻名天下的秦蜀古道。它北起关中平原,途经秦岭、汉中盆地、嘉陵江河谷,通向成都,全长一千多千米。秦蜀古道的闻名,起于军事征伐。但这条道路日后,对中国历史影响深远。

(二)

自古以来,秦蜀古道以险著称。最艰险的区段,正位于秦岭、巴山的腹地。在古代,这里是陆路交通最难逾越的屏障。(现代化的山间公路)

大自然虽然险象环生,但人们却总能在险山中踏出生路。

亿万年的地质运动,使秦岭形成了多道近南北向断裂带。千百万年来,它们被风霜雨雪侵蚀成形态万千的沟谷。条条溪河,在沟谷间流淌;循着流水,人们的足迹连通起了四面八方。

黄建中(汉中市文史学者):在远古时代,人们走的就是这样的小道,那时人们踏出这些小道,为的是采集野果、药材,交换一些基本的物资,比如粮食食盐。后来,这些小道相互连通,走的人多了,就成了最早的古道。

王蓬(作家文史学者):古栈道的开凿,应该追溯到秦汉之际,因为秦汉之际已经开始使用铁器了。所以也能够用铁器在秦巴大山之间开通栈道,这是一种特殊的道路形制。这样就把中原和大西南沟通起来。铁器的使用,是中国古代交通的一大飞跃。

进入铁器时代后,生产发展,人口增加,战争的规模也在扩大。秦统一前,在战争、贸易等的推动下,秦巴山地已经有了子午道、傥骆道、褒斜道、陈仓道、金牛道等多条道路。它们交织于汉中盆地,使物产丰饶的汉中盆地成为战略要地,由此逐渐影响、改变着历史的格局和走向。

梁中效:秦蜀古道网络的贯通,使得关中平原、汉中盆地和四川盆地几个大的地理单元连成了一片,这使西部地区的政治、军事影响力极具加大。我们看到,从秦国崛起一直到西汉末年,中国的政治、经济中心一直在西部,这与西部地区畅通的交通网络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(三)

在遥远的年代,先人们又是如何筑就这些古代道路工程的杰作呢?摄制组踏上考察之旅。头一站,是秦岭的主峰——太白山。

太白山,海拔3767米。它是中国大陆青藏高原以东的第一高峰。从这里望去,秦岭众山相连,形成一条近东西向的巨大山岭。这里是中国南北气候的分界线,冷暖空气于此交会,孕育出众多的溪河。

黄建中:由此呢,古人发现一个规律,这就是“逢谷必有水,遇水必有源,源头必相通“。人们在山中,只要循着沟谷溪河攀登前行,总能够找到捷径,翻越高大的秦岭。

而古代道路的规划,同样遵循着这样的原则。

此时,摄制组的下方,便是秦蜀古道中著名的傥骆道。傥骆道起自秦岭北坡的骆谷,途经太白山,通向秦岭南坡的傥水河谷,全长240千米。傥骆道一路都是沿沟谷溪河构建而成。

黄建中:古人修路有几个很重要的原则,头两条原则,是“沿溪河成路,岭横越垭”,傥骆道就体现了这两点。沿溪河成路非常好理解。那么岭横越垭的意思是,古人选择道路的时候,如果前面横着一道山岭,咱们找海拔比较低的一个垭口穿越过去。这就是我们很典型的傥骆道的一个垭口,就是傥骆古道的牛岭垭口,这个垭口就比较平缓一点,我们翻越过去呢,就可以到八里关,到了洋县到达汉中了。

在秦岭的多条古道中,傥骆道之所以取道太白山,是因为可以大大缩短行程。然而,问题随之而来。

首先,傥骆道翻越太白山,海拔高差大,气候条件复杂;(阴云雷电)

与此同时,傥骆道沿途地质环境复杂,工程难度大。古人又是如何应对这些难题呢?

黄建中:我们刚才讲了古人筑路的两条原则,一个是沿溪河成路,一个是岭横越垭。后面还有两条原则,这就是陡峻盘旋,和险绝而栈。

如何理解陡峻盘旋呢?黄建中:你看咱们这条路,这是典型的陡峻盘旋,因为傥骆道要翻越很多的山岭,我们不可能直着上,只能盘旋而上,迂回盘旋翻越山岭。你看我们这条路,一直到前面,全都是“之”字型,

记者:所以这就是盘山路的原理?黄建中:对,距离加长,坡度减缓。(行进)记者:那还有最后一个原则,险绝而栈,这怎么理解呢?

黄建中:你们看,这不是险绝而栈吗?古人在没有办法修路的地方,比方说,两山夹一河,完全是悬崖峭壁,咋办?只有凿石架木。这是咱们中国古人的一个伟大创造,是早于万里长城的伟大的土木建筑工程。

(四)

 “栈道千里,通于蜀汉,使天下皆畏秦。”《史记》中的这句话,表明早在春秋战国时,秦蜀古道的栈道已然是里程长,数量多,政治军事意义重大。

这片区域内,为什么栈道如此之多呢?地质工作者就此提出了见解。

杨永平(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地质专家):(敲石)这是石英岩,这种岩石是形成于地下深层的变质岩。

研究表明,数亿年来,旷日持久的构造挤压,使大量地壳深处的岩石经过变质作用,成为变质岩拱出地表,隆起成山,它们构成了秦岭山脉的主体。

杨永平:这种岩石具有一个特点,质地非常硬,宁折不弯。因此受力时,产生非常直的裂隙。秦岭中部区域,大量分布这种岩石,因此往往形成众多的陡崖峭壁。这样的地方,往往只能修栈道。

与此同时,变质岩异常坚硬的特性,对栈道的修筑者构成挑战。

杨永平:这种岩石中含有大量石英成分,石英的硬度仅次于钻石,因此在这里开凿栈道,难度非常高。

那么,如此绵长的栈道,究竟是如何开凿而成呢?为揭开这其中的谜团,摄制组来到了秦蜀古道中驰名天下的褒斜道。

褒斜道,北起陕西眉县的斜峪关,南至汉中盆地的褒谷口,全长249千米。公元前314年,秦国伐蜀所走的正是褒斜道。褒斜道途经区域,陡崖密布,水患频发,许多区域唯有靠栈道相连通。

王蓬:咱们现在的位置,就是古褒斜道。在秦汉之际铁器使用之后,人们开始在山崖上凿栈孔,修成了古栈道。古褒斜道在穿越秦岭的秦蜀古道中,发现最早,使用时间最长。

架设栈道,需要在坚硬的岩壁上凿孔。这是架设栈道中最艰巨的作业。

王蓬:这个地方是古褒斜道上一处比较古老的,具备秦汉时期栈道特点的遗址。

早期的栈孔,多位于高于河面5到8米的崖壁上。栈孔边长三十厘米左右,深度多在七八十厘米,并且全都微微上翘,这可以保证嵌入的梁不会滑脱。

王蓬:这个栈孔呀,有木梁,同时也有石梁。石梁的好处是坚固耐用,你看这两千多年了,能保存至今。

眼下,褒河虽然水流和缓,但在历史上,这条汉江重要支流却是水患频发。为了应对褒河的反复无常,保证栈道的坚固和耐久,修筑者采用了科学的手段。

这是今人复原的多层平梁式栈道,位于汉中市汉台区的褒河河口。在古代,这个区域车马云集,道路负载大,同时易遭洪灾。如此的设计,既可以加大承重,又能保证汛期的安全。

王蓬:这样的结构,把压力分解在三层梁柱上。同时即使涨了洪水,冲毁下层,上面依然可以行走。

而为了维护栈道的通行安全,古人还制定了相关的交通法规。

这块宋代的石刻《仪制令》,仅用十二个字,便简明扼要地规范了人们的行为。

田孟礼:这十二个字是贱避贵,就是低贱的要避让高贵的;少避长,年少的避让年长的;轻避重,负重轻的要避让负重大的;去避来,就是说道路窄时,进山的避让出山的。据我所知,这有可能是我国最早的交通法规。

由此也不难想见,古时的栈道上,人流如织、车水马龙、一派繁荣的景象。栈道,进一步打通秦巴山地最艰险的区段,它们是世界古代道路工程的奇迹。

然而秦汉时期,铁器还很原始,火药尚未使用。大规模开凿栈道,人们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为此,摄制组邀请了专业人士,现场进行实验。

记者:今天,汉中市的石刻师傅将试着不借助任何现代化设备,就用这锤子和凿子,在岩壁上开凿一个标准的栈孔。我们会计算开凿栈孔所需的时间,同时观察在这样坚硬的岩石上凿孔需要哪些技巧。

我们见到,石刻师傅凿石时,会刻意寻找片岩中的裂隙,并在敲击时,让钢钎始终与岩石保持斜角,以便于达到高效、省力。(石头迸溅)

第一天,10个小时的雕凿,栈孔初见表面轮廓。

第二天,又是10个小时的雕凿,栈孔仅雕凿出10厘米左右的深度。

最终,运用传统技法,历经近40个小时,一个标准的栈孔被雕凿而成。

记者:高师傅,咱们这个栈孔算是已经凿完了吗?

高昆(石雕艺人):凿完了。我用了三天时间,才凿出这么一个孔。你看,古栈道上成千上万的栈孔,那是多么大的工程呀!

记者:古人实在是了不起!高昆:是啊。据粗略估算,秦蜀古道中,不同时期修筑的栈道,总里程接近上百千米,栈孔不会少于十余万个。工程量之大、施工之危险难以言表。然而,还有更大的挑战考验着筑路者。

在褒斜道的沿途,一道突兀于江中的巨大崖壁,给古人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。

李平:我们所站的地方,是60年代末修建的石门水库大坝。从这里望去,水中那个露出的部分,它下面实际是一道巨大的凸出的崖壁。如今,它被水淹没了70多米。在古代,这道崖壁阻断了道路。即便栈道都没法修建了。

这件事牵动了当时的朝廷。东汉永平4年(公元61年),在朝臣杨孟文的奏请下,皇帝下诏,凿穿山体,畅通道路。

公元63年,来自汉中、巴蜀的2600余人集结到褒河谷口,开始了这项史无前例的工程,史称石门工程。

记者:我现在站的这个地方,就是当时的开山者们凿穿的这座山体的顶部。当年的开山者们要凿穿的,是宽达16米多的坚硬崖壁。之前我们看到,凿一个栈孔都十分费力,何况要开一座能行人通车的隧道呢?那么当时的人们又是如何做的呢?

(点火烧)记者问:高师傅,像咱们这样的烧灼石壁,有什么作用?

高昆:这个方式叫淬火浇石,它是先用柴火把岩壁烧热以后,再浇上河水,利用热胀冷缩的原理,让石头自然崩裂,最后再用凿子去凿。

这样做,果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吗?

(火烧、打水,浇水)经过两小时,在水与火的共同作用下,坚硬的崖壁果真出现了变化。

记者:哎呦,这一大块一下就掉下来了。

高昆:是。记者:用这种方式,还是很容易来开凿的?

高昆:就是。记者:我们发现,用淬火浇石这种方式,看起来好像费时费力,还消耗了很多木柴,但实际上却是事半功倍。

就是凭借如此简单的方法、简陋的工具,历时两年,一座矗立了千万年的石崖终于被贯通。数十年后,汉中人为纪念这项卓越的工程,在洞中的石壁上,镌刻下655字雄文《石门颂》。

如今,《石门颂》石刻被收藏在汉中市博物馆。它既是历史的见证,又是古代书法艺术的瑰宝。文中记述了汉帝国开拓者的卓越功绩;记载了石门开通的艰辛历程。文中特别记载,开通褒斜道石门,“凡用工七十六万六千八百余人”。无数普通人的非凡成就,被镌刻在秦岭的磐石上,被后世的人们长久地缅怀。

从秦汉至唐宋期间,秦蜀古道的多条道路成为国家的重要交通命脉,形成了五里一邮、十里一亭、三十里一驿的完备设施和组织体系,这在当时世界范围处于领先地位。

梁中效:我们知道,从秦、汉一直到唐朝,中国的政治中心长期位于关中平原的长安一带。既然长安是全国中心,那就必然要修筑四通八达的道路,政令方能下达、赋税才能集中、兵马方可调动、经济文化才能交流。我们的先人不辞辛劳和汗水,修筑的秦蜀古道,对当时的国家统一,对各区域、各民族人们的融合,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。

    文章评论
    内容:
     
    联系地址:陕西省汉中市汉台中学 邮编:723000
    Copyright©2015 刘敬梅语文名师工作室 Powered by LIW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