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心灵驿站 > 美文共赏

沈从文笔下的田园牧歌式生活

发布时间:2017-02-16 14:14:00 阅读次数:

《边城》

  ——沈从文

  

一书 、 一文 , 一日 、 一生

  由四川过湖南去, 靠东有一条官路。

  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“茶峒”的小山城时,有一小溪,溪边有座白色小塔,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。

  这人家只一个老人,一个女孩子,一只黄狗。

  

  小溪流下去,绕山岨流,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。

  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,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。

  溪流如弓背,山路如弓弦,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。

  

  小溪宽约二十丈,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。

  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,却依然清澈透明,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。

  小溪既为川湘来往孔道,水常有涨落,限于财力不能搭桥,就安排了一只方头渡船。

  

  这渡船一次连人带马,约可以载二十位搭客过河,人数多时则反复来去。

  渡船头竖了一枝小小竹竿,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环,溪岸两端水槽牵了一段废缆,有人过渡时,把铁环挂在废缆上,船上人就引手攀缘那条缆索,慢慢的牵船过对岸去。

  

  船将拢岸了,管理这渡船的,一面口中嚷着“慢点慢点”,自己霍的跃上了岸,拉着铁环,于是人货牛马全上了岸,翻过小山不见了。

  

  渡头为公家所有,故过渡人不必出钱。

  有人心中不安,抓了一把钱掷到船板上时, 管渡船的必为一一拾起, 依然塞到那人手心里去,俨然吵嘴时的认真神气:“我有了口粮,三斗米,七百钱,够了。谁要这个!”

  但不成,凡事求个心安理得,出气力不受酬谁好意思,不管如何还是有人把钱的。

  

  管船人却情不过,也为了心安起见,便把这些钱托人到茶峒去买茶叶和草烟,将茶峒出产的上等草烟,一扎一扎挂在自己腰带边,过渡的谁需要这东西必慷慨奉赠。

  

  有时从神气上估计那远路人对于身边草烟引起了相当的注意时,便把一小束草烟扎到那人包袱上去,一面说,“不吸这个吗,这好的,这妙的,味道蛮好,送人也合式!”

  茶叶则在六月里放进大缸里去,用开水泡好,给过路人解渴。

  (完)

  您刚才听到的文章节选自沈从文的小说《边城》。

  很多人以为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,那里没有世俗的烦忧,爱情、亲情、友情都是纯而又纯,不惨杂质。

  但其实,有人的地方就有世俗,茶峒人也逃离不了寻常世界的烦忧困苦。

  翠翠的爱情悲剧、天保的不幸离世、傩送那未知归期的出走,都让我们感叹,美好的东西转瞬即逝,谁也没有错,但谁也无能为力。

  诵者梧桐(微信wutong790):山东人,热爱朗诵、摄影、旅行、户外运动。他的愿望:行千里路,读万卷书......用心去感悟文字。

    文章评论
    内容:
     
    联系地址:陕西省汉中市汉台中学 邮编:723000
    Copyright©2015 刘敬梅语文名师工作室 Powered by LIW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