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影音课堂 > 精彩视频

《地理中国》汉水汉中 山•魂

发布时间:2016-07-20 12:52:00 阅读次数:

第二集  山·魂

阳春三月,第一场春雨下过后,汉中盆地迎来一年中最美的时节。漫山的春茶正静候着人们采摘;一望无际的油菜花,按捺不住地开始了争奇斗艳。汉江两岸,到处是生机盎然。

汉中盆地,北依秦岭,南屏巴山。众山的护佑,汉江的润泽,让沃野安详而富足。不过,地理学中被称作秦巴山地的这片山川,却有着非凡的自然身世。从远古伊始,它的变迁,深刻地影响着中华大地的地理、气候和人类活动。

如今,穿行于崇山中、沟壑间,我们依然能寻找到地球漫长演变的踪迹,它们将还原出波澜壮阔的自然进程。

(一)

(悠扬的镇巴山歌)镇巴县,位于汉中盆地以南的巴山腹地。很久以前,苗族先民踏入这片山川,辛勤耕耘,世代繁衍,其乐融融。

近年来,在这片寂静的山川,权威勘查机构有了重大发现。这里的大地深处,蕴藏着储量丰富的石油、天然气资源,已经探明的油气储量达到两千多亿立方米,在中国乃至亚洲都位居前列。

众所周知,石油、天然气是在远古的海洋中孕育而成的。镇巴县发现特大型油气田表明,巴山地区在亿万年前,曾经是一望无际的浩瀚海洋。

郭威(长安大学教授):巴山地区所分布的岩石呢,都是海洋中形成的沉积岩。也就是说在久远的年代,整个这片区域都曾是海底的海床。

那么远古的海洋,经历了怎样的变迁,演化成今日连绵起伏的巴山呢?摄制组来到巴山腹地的黎坪国家森林公园。

深入山谷中,只见两侧峰峦层叠,林海莽莽,瀑布高悬惊涛,流泉温情袅袅。峻秀的山水间,充盈着南国的气息。

郭威:看,这一带山体的岩层,全都是古代海洋的产物。

在一处巨大的峭壁前,郭威停下脚步。

郭威:这道峭壁被称作千层岩,像书页一样,其实呢,它就是地质的年轮。

记者:这么多层理是如何形成的?郭威:这都是在海洋中一层层沉积出来的。你看,就这么薄薄一层,至少要沉积成百上千年时间。那眼前这上百米厚的岩层,其形成至少要数百万年。

郭威说,地质时代是以百万年为基本单位。一个百万年,对地球历史十分短暂的。眼前巴山腹地的岩层,至少孕育在数亿年前,也就是数百个百万年。它们先是在旷日持久的地质作用下沉积而成,后来经过构造运动,最终隆起成为高山。

(二)

巴山山脉的变迁虽然漫长,但与隔汉江相望的秦岭相比,尚不足为奇。

从南郑县驱车向北穿过汉中盆地,我们进入了秦岭的褒河河谷。褒河在谷中蜿蜒流淌,最终向南汇入汉江。

置身峡谷深处,撞入大家眼帘的是另一番雄奇景象。陡峻的山势高耸入云,遮天蔽日;裸露着粗糙节理的崖壁拔地而起,如斧劈刀削般雄踞在水流之上。与充满南国色彩的巴山相比,秦岭显示出更加巍峨、雄浑的气势。

郭威:我们看到秦岭的岩石,产状非常陡,和巴山有非常明显的不同。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块岩石了,它的母岩是形成于地下数万米的深处。

记者:数万米的深处,然后抬升到如今地上上千米的?

专家:对。整个秦岭的演化地质历史非常漫长,也十分剧烈和复杂。

记者:所以秦岭的抬升比我们之前去过的巴山还要剧烈?

专家:是的,要强烈的多。为进一步探寻秦岭的身世,摄制组向西行进,来到了位于留坝县的紫柏山。

紫柏山是秦岭的名山,因山中茂盛生长紫柏而得名。紫柏山海拔达2600米,山势巍峨壮观,植被变化万端。

最让紫柏山闻名遐迩的,是汉初名臣“谋圣”张良,晚年曾长期在此隐居。张良早年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。晚年却逍遥世外、飘然若仙。传奇的人生,为风光奇美的紫柏山添加了灵动的气韵、厚重的情怀。(“英雄神仙”牌匾)

(攀登紫柏山)摄制组即将到往的,是位于山顶部,被称作七十二洞的洞穴群。

海拔2200米的紫柏山山麓,林木稀疏,苔藓遍布。高海拔区域竟然洞穴密布,这不同寻常。更值得关注的,是洞中深藏有的自然玄机。

进到洞中,专家立刻判断出,这些岩石同样是古海洋中形成的沉积岩。

与常见的溶洞相比,这座溶洞没有形态万千的钟乳石,淤泥和坍塌物显现,溶洞的历史非常古老。

(洞中纪实)记者:泥质比较多。汉中地质大队陈少峰:泥质的东西特别的多……由于经历过频繁的地质活动,溶洞内裂隙遍布;在流水常年侵蚀下,它们扩张成大小不一的洞体。

记者:这里面真是太狭窄了。这完全是个地缝,我感觉衣服都蹭在这两边的(石壁)上。

记者:这洞里裂隙很多是不是?陈少峰(陕西省地矿局汉中地质大队副总工程师):裂隙多。七零八落的东西,把空间已经全部占满了。那只能说明它是外力作用,或者是构造运动的力量造成的。

摄制组沿途见到,在主洞的两侧,各种侧洞、支洞盘根错节、四处延伸——种种迹象喻示着,紫柏山七十二洞,很有可能洞洞相连。在海拔超过2000米的高山上,古代形成的海床陈沉积物被侵蚀、被镂空,这种景象非同寻常。

至此,通过对巴山区域、秦岭褒河峡谷、紫柏山溶洞的探察,秦巴山地在过往岁月中的变迁开始浮现出来。

郭威:我们考察下来的所有迹象表明,秦岭和巴山在过去数亿年间,经历了很多次重大的造山运动。用沧海桑田、翻天覆地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。

研究表明,大约4.4亿年前,秦巴山地的造山运动拉开帷幕。

汉中盆地以南,巴山的化石和岩层证实,这里曾经是浩瀚的海洋。

而在盆地以北,大地深处生成的岩石直插云端,进一步表明秦岭历经的造山活动旷日持久、异常剧烈。

最终,紫柏山古老的溶洞显现,自然界风雨的侵蚀,与伟大的造山运动交相作用。古老的海床在亿万年间,被抬升到云端,不断经受自然风雨的洗礼。在地质学家眼中,它们历尽沧桑,是秦巴山地历经伟大造山运动所存留下的珍贵物证。


(三)

那么,到底是哪股惊天的力量,造就秦巴山地沧海桑田的变迁呢?破解自然玄机的密码,就隐身在汉江之中。

这是位于汉中盆地以东洋县境内的黄金峡大峡谷。

登高俯瞰黄金峡,江岸一侧是巍巍秦岭,另一侧则是连绵巴山。有证据显现,黄金峡大峡谷,是剧烈造山运动形成的巨大断裂带。

郭威:这就是灰长岩,这种绿色的就是橄榄石。那么这种岩石形成于地下数万米。我们现在能够在地表看到它,这绝不是普通的地质运动造成的,而是板块碰撞的巨大力量,使深部的岩层上升到地表,我们现在才能够看到。

郭威说,黄金峡大峡谷,是汉江上游最大的峡谷。它在地学研究中的意义十分重要。

研究显现,在四亿多年前,当秦岭最初孕育时,华夏大地的原始面貌是这样的。

此后,秦岭以南的古海洋中,新的陆地逐渐浮现。接下来的两亿多年中,这个被称为扬子板块的巨大陆块,与秦岭所在的古老华北陆块,发生挤压、碰撞、闭合。黄金峡大峡谷,正是板块碰撞的缝合线。这次地质历史的大事件后,秦巴山地横空出世。至此,中国大地版图呈现出现今的基本面貌、格局。

跌宕起伏的地球故事已成为久远的过去。汉江水自西向东,穿越汉中盆地,沿着黄金峡——这道古老的大地缝合线滚滚流淌。江水冲开崇山的梗阻,熨平大地的裂痕;用昂然的生机和温情,装点着这片曾经风云激荡的山川。

此后,当人类登上历史舞台时,汉江、秦岭、巴山,又开始演绎新的传奇篇章。

(四)

高昆是一名石刻工艺师。每到春季,他都要进山采集珍贵石料。

只有人迹罕至的深山中,才能发掘出上好的石料。

几经辗转,高昆来到了这片隐秘的区域。

记者:这就是您平常采石的地方是吗?

高昆(石刻艺人):对,我的很多好的石料都是从这采出来的。

自古以来,秦岭奇石便闻名八方。复杂地质变迁中形成的各色矿物经过高温高压,结晶成缤纷的奇石、宝石。历朝历代,它们在一双双巧手的雕凿下,幻化成瑰丽的艺术品。(高昆雕刻及作品)

作为地质工程师,郭威同样长年与岩石打交道。在他看来,秦巴山地极其丰富的矿产,是自然给与人类更为厚重的馈赠。

郭威:当年地质学家李四光曾把秦巴山地誉为“中国的乌拉尔”。乌拉尔山地区位于俄罗斯,是世界上最知名的矿产分布区。李四光先生把我们这里称作中国的乌拉尔,正表明了秦巴山地矿藏的丰富。

秦巴山地丰富的自然资源,为汉中盆地带来了更多福祉。

在中国古人眼中,天为乾,地为坤。天生甘霖,润泽大地;山川原野,蓄积生命的养分。千万年中,秦巴山地丰沛的水资源,携带丰富的矿物质和有机质,造就了优越的生态环境,为汉中先民们的生产生活提供了丰厚的物质基础。

与此同时,山地复杂的自然环境,也深刻影响着人们的精神世界。复杂的地质条件、多变的气候诱发频繁的灾害,苍莽群山阻隔着人们的沟通往来。

不利的生存环境,更能彰显人的智慧、勇气和力量。数千年前,不畏艰险、坚忍不拔的秉性,便融入汉中先民的骨血中。无数人与自然相生相伴的传奇,便如同不尽的汉江水,从远古一路走来,连绵不绝。

数千年前,秦巴山地迎来了古老的羌人。山地艰险的生存环境,磨练出羌族山民吃苦耐劳、坚忍顽强的性格。依靠狩猎、采集和种植,羌人成为了大山的主人,并将独特的习俗沿袭至今。

在大山中生活,易受风寒,易生病患。煮制罐罐茶,可以有效地御寒祛病。

罐罐茶制作者:早饭这一煮一搅,一人一罐子一喝,就上山干活。

记者:这就是罐罐茶了,它是羌族山民的一种特有的饮食。我们都知道在大山中生活非常不易,易生病患。从这样一种饮食中,我能感受出羌族山民与艰苦环境相生相伴的那份智慧和乐观。

依山体构建房屋,是羌族建筑的一大特色。羌人建房,常常选择一面平坦的崖壁作为墙面。这样的居所,不仅安全稳固、节省原料,还巧取自然,达到舒适的效果。

记者:如果是夏天,这面墙很凉爽,能调节室温;到了冬天时,它比一般的墙更能隔绝外界的寒冷。所以这样的房屋冬暖夏凉,很舒服。

在宁强县的一片葱翠的山间草场,生活着上百只珍贵的矮马。矮马的个头不到一米高,但四肢强壮有力,非常适合山间行走攀爬。

原来,宁强矮马的祖先来自西北草原。数千年前,跟随羌族部落的迁徙,它们蛰居到秦巴山地。伴随着古羌人从草原环境逐步适应山地生存,矮马的祖先在崎岖、茂密的山地丛林中,善于攀爬负重的特性特性愈发鲜明。

雍兴钰(国家级宁强马保种场负责人):宁强矮马的适应性非常强,善于爬山涉水,能负重,抗病能力强,是羌族山民生活的好帮手。

伴随多民族的融合的步伐,崇山告别闭塞;在人们辛勤的劳作下,洪水不再肆虐。渐渐地,中原文化、巴蜀文化、荆楚文化、佛道文化陆续传播,使这里古老苍莽的群山焕发出新的生机。

汉中市略阳县的大山深处,嘉陵江汹涌穿行于悬崖峭壁间。在唐代,由于水患频发,人们为求护佑,构筑佛寺祈求平安。一千多年来,这座集建筑、石窟和摩崖石刻于一体的灵岩寺屹立江畔。寺内保存完好的130余通摩崖石刻,是我国古代书法碑刻艺术的瑰宝。

仔细观察灵岩寺的布局不难发现,整组建筑,完全是沿着石灰岩的巨大裂隙开凿修建而成。这样做,不仅有利于施工修建,而且形成浑然天成的独特气韵。顺山势拾级而上,令人油然生起虔诚和敬畏之心。

更饶有趣味的,是灵岩寺中的取水设施。

在寺庙的上方,一股山泉从岩缝中汩汩流出。古人沿着石灰岩裂隙开槽。接下来,人们巧妙借用一株藤蔓将水引到寺庙。

记者:请看,这泉水竟然是顺着这嵌在岩石中的藤蔓的边缘,一点点向下流淌的。古人非常聪明,他们这样做既使下面的人饮水方便,又能防止这高处溢出的水侵蚀山体和道路。这也可以算是巧妙利用自然的一个范例吧。

巧借自然,因地制宜。在秦巴山地,还有更多的历史遗迹,彰显着古人的情怀。

在洋县的大山深处,有一片肥沃的山间谷地。一千多年前,这里孕育出秦岭重镇——华阳镇。

华阳古镇最早出现在秦汉时期。公元8世纪,唐王朝修建重要官道傥骆道时,在此设置驿站,并设置县制。交通的畅通为古镇带来了繁荣,从此,华阳镇上店铺林立、人喧马嘶、南北客商往来频繁,成为古代重要官道——傥骆道上首屈一指的重镇。

从空中俯瞰,华阳古镇东西两侧的溪河,将古镇的主体围拢成一个巨大的船形轮廓。而“船头”,正位于两条溪流交汇之处。

李平(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水利专家):我们在这里可以眺望“船形古镇”的“船头”,我们看,两条河在此交汇,衬托出古镇奇特的造型。那么这样两河夹角的区域,比较容易受到水流的侵蚀,古人也深知这点,于是古往今来,当地百姓不断加固河岸,精心维护,为我们这些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自然和历史遗产。

千百年来,黎民百姓在这片充满灵动的土地上生生不息,用辛劳打造、装点着“秦岭第一镇”的富足和美好。

(尾声)

亿万年来,波澜壮阔的造山运动,塑造了这片壮丽的山川。

秦岭、巴山、滔滔汉江,历尽沧桑,底蕴厚重、情怀无限。

世世代代,汉中人的胸怀中,融入了山的精神,水的气韵。

他们勇于进取,百折不挠,他们用辛劳和智慧,为自然书写出最富魅力的诗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(第二集完)

    文章评论
    内容:
     
    联系地址:陕西省汉中市汉台中学 邮编:723000
    Copyright©2015 刘敬梅语文名师工作室 Powered by LIWU